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看电影 > 如此爹娘

如此爹娘
根据上海市大公滑稽剧团同名滑稽戏改编。 上海某里弄的一幢房里,住着两户人家。楼下住的是汽车司机蒋福根,他在旧社会吃足了苦,因此对今天的新社会更加热爱,平时非常注意13岁儿子阿龙的品德教育,对他管教极严。不过,蒋福根的性子有些急躁,看到阿龙有不对的地方,就用打骂的方法来进行教育,可是事实证明效果并不好。楼上住着孙平一家,他的妻子朱娟,原是资本家的女儿,仍然一套自私自利的资产阶级思想和行为。孙平从前是在朱娟父亲开的厂里当职员的,也未改掉在旧社会中那套不良作风,平日夫妻之间,就是在一种互相欺诈下过生活,他们的一言一行,也就影响了12岁儿子小宝的品行。小宝的功课成绩不好,孙平要他保证以后不吃二分,不然,便不给他吃点心、吃饭。而朱娟又用金钱来刺激小宝用功:得一个五分奖金一角,得两个五分就奖金三角。这样,小宝的功课不但没有好,反而养成乱花钱的坏习惯。学校的杨老师很关心小宝,几次到孙家来访问,提醒孙平和朱娟,指出父母的一言一行对孩子的影响很大,希望他们很好地与学校配合,做好教育第二代的工作。但是朱娟不以为然,仍旧以她的那套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影响着小宝。有一天,朱娟为了全家到外婆家吃寿酒,竞教小宝写假条,谎称生病,向学校请了一天假。正当他们要出门时,杨老师探望小宝来了,朱娟怕露出马脚,忙叫小宝睡在床上装病。这样,小宝又学会了向老师撒谎逃学的花样。过了几天,小宝瞒着家里,私自写了病假条,向学校请了两天假,躲在外面闲逛。孙平、朱娟知道小宝逃学,也很生气,要罚小宝,星期天他们夫妇同去看电影,把小宝锁在家里,罚他做功课。但小宝还是爬窗口溜了出去。去看电影的孙平夫妇,不小心丢失了皮包,皮包内还有100块钱。朱娟以为这钱包是找不回来了,垂头丧气地回到家。楼下阿龙的祖母,因屋里的闹钟不见了,而桌上却留下了小宝的一只皮球,便来问是不是小宝将闹钟拿去玩了。朱娟并不查问,反说阿龙偷了小宝的皮球。正在吵闹时刻,杨老师带着小宝来了。原来杨老师知道小宝拿了闹钟对他进行了教育,小宝在杨老师的鼓励下,带着闹钟来当众承认了错误。当场窘得朱娟十分狼狈。接着,派出所王同志来送还朱娟遗失的皮包,这个皮包是由一位三轮车工人拾得后交到派出所的。但皮包内只有九十块钱,王同志要朱娟弄清楚钱数,而朱娟却以为少了的十块钱是拾皮包的人拿去了,竟然说:“他不拿,我也会谢他十块钱的。”站在一旁的蒋福根听入耳,认为三轮车工人如果要拿十块钱,就不会把皮包和九十块钱送还了。可是这少了的十块钱究竟是谁拿的?这时候小宝又承认了,钱是他拿的。杨老师意味深长地问他为什么要拿妈妈的钱。小宝说:“我看见妈妈拿爸爸的钱,我也拿了。”顿时羞得孙平和朱娟面红耳赤,无地自容。